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六合在线观看开奖结果 >

练洪洋文集---中国文明网

发布日期:2019-10-04 18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ymz988.com。1965年生,广东陆河人。1997年开始时事评论创作。2010年进入《广州日报》评论部,担任专职评论员,负责社评撰写工作。2014年成为报社资深评论员。 在17年的时评创作中,撰写不低于5000篇时事评论及杂文,发表于《人民日报》《中国青年报》《杂文报》《广州日报》《南方日报》《羊城晚报》《杂文选刊》等各大报刊杂志。其中有不少时评、杂文被选入各类年鉴中。 曾经获得“中国地市报新闻二等奖”“广东新闻奖二等奖”“广东副刊新闻奖二等奖”“广州市新闻奖一等奖”“全国省级市报评论一等奖”等等。于2005年出版过个人评论文集《无所告语》(中国文史出版社)。

  日前召开的“全国治理规范旅游市场秩序电视电话会议”透露,国家旅游局下半年将制定出台《旅游经营服务不良信息管理办法》,发布“旅游失信行为记录”。同时,国家旅游局、公安部、国家工商总局将综合运用旅游法、治安管理处罚法等多部法律法规,重拳整治市场秩序,让违法和失信的企业付出高昂代价。

  虚假广告、欺客宰客和强迫消费等行为,就像难以根治的“牛皮癣”,一直困扰着国内旅游市场。行政主管部门也很落力,每逢“黄金周”之类的旅游旺季,都必高调出场喊话,敦促市场自律,甚至用暗访等非常手段,主动出击缉拿“害群之马”,也取得一定成效,市场秩序近年也有所好转,但是当市场组织产生“抗体”时,难免出现“震慑疲劳”。

  以某省旅游市场为例。今年2月,该省就开展过整治旅游市场的专项行动;4月发生“女导游辱骂旅客”事件,涉事导游被吊销导游证,涉事旅行社停业整顿;5月该省下文要求整治相关市场;6月媒体记者和国家旅游局调查组一起,体验旅游团行程,发现存在购物比游玩时间多的现象,导游甚至放言:“你不买就没饭吃。”殷鉴不远,未被记取,昭示旅游市场失灵之剧,行政手段干预市场之困。

  在依法行政、“法无明文规定即禁止”成为共识的今天,行政伸手干预市场行为确实存在诸多顾忌,公众应予理解。一个成熟的市场,还有一种可以依托的力量:行业协会,负起自我约束、自我管理之责任。可惜,面对“格雷欣法则”——在任何市场竞争中,突破基本底线的恶性竞争必然导致商品质量的整体降低——在旅游市场上应验,旅游行业协会的作用没有得到最大体现,行政与市场之外,尚有一种制衡力量——消费者。假如将消费者体验、评价纳入旅游企业信用系统,让失信者“一步失信,寸步难行”,形成倒逼机制,对旅游市场影响无疑是有益的、有力的。“旅游失信行为记录”正是这一思路的尝试方案,值得期待,也有待观察。

  大家都知道,淘宝买家手上有一个能让卖家胆战的“紧箍咒”——中差评,要是对卖家不满意,随手给个“差评”,对方必定如临大敌、诚惶诚恐。为让消费者改掉这个“差”字,卖家多半会主动与消费者沟通,听取消费者意见并作改进,甚至进行补偿。淘宝卖家为何如此重视客户体验?因为中差评不仅损害他们的声誉,还可能毁掉他们的生意。“旅游失信行为记录”能否借鉴、移植淘宝式中差评制度?与面面俱到的传统企业信用体系相比,淘宝中差评制度可以说是以客户为中心,极大地提升了消费者体验的权重,对企业的约束变得更加直接、更加有力,这正是时下旅游市场整顿所亟须。

  毋庸讳言,如果在“旅游失信行为记录”中纳入差评制度,更重视消费者体验,则有诸多细节需推敲,譬如平台建设主体、信息采集发布、惩戒体系、申诉机制等。一套兼顾公平与效率,为行政、企业、消费者各方所接受的方案,是实现市场共治、善治的基石,我们期待这样方案能早日出台,并发挥积极作用。(练洪洋)

  近日,国务院办公室转发文化部、财政部、新闻出版广电总局、体育总局《关于做好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工作的意见》,对建立健全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公共文化服务,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体系,提高公共文化效能作出重要部署。

  “大政府,小社会”体现在文化上,就是政府办文化。政府办文化,胜在集中力量办大事,能操持大型公共文化工程,但也存在吃力不讨好的弊端。一方面,体制内养着一大批文化单位、文化人员,甚至连唱歌、跳舞、画画的都拿工资,由公共财政供养着,给财政造成巨大的负担;另一方面,政府办文化,群众未必领情,效率往往不理想。就像“农家书屋”工程,近年来各级政府投了不少人力、物力、财力,在许多农村建起“农家书屋”,但不少农村书屋建成之后门可罗雀、冷冷清清,效率乏善可陈。你给的公共文化服务内容,不一定是群众最想要的,群众想要的你又不一定给得了,信息不对称、供需矛盾,不仅浪费了公帑,还损害了公共文化服务的品质。

  从政府办文化到政府管文化之变,是政府与社会边界的厘清,是政府职能的退守与归位。现代公共治理,要求政府、市场、社会之间权力与责任要有清晰的边界,政府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要朝着有利于三方均衡发展的路径演进。包括公共文化服务在内,社会可以办得到的事,就应该相信社会力量,放手交给社会组织,让他们来承担这种职能。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公共文化服务,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作为,政府层面,助益于政府减负瘦身、简政放权,为逐渐告别“大政府”创造条件。社会组织层面,通过政府合同获得合法收入,通过同业竞争获得更大份额,对公共文化服务的提质、增效,对社会组织的壮大、发展,获益良多。

  在公众层面,创新公共文化服务方式,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与人民群众需求进行有效对接,将提升公共文化服务的针对性、有效性。政策经营得好,这将是一个多方共赢的帕累托增进。我们不妨看看苏州市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例子:苏州现有一百多家社区乡镇书场,每天有近万人进书场听评弹,票价是2元、1元甚至免费,这是当地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的一个缩影。

  习总书记指出:“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。”要“保证公民的经济、文化、社会等各方面权利得到落实,努力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,保障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。”落到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上,人民群众是公共文化的服务对象,政府购买什么样的公共文化服务、如何购买、向谁购买等等,一切要让人民群众说了算。这意味着,事前、事中、事后都要有民意介入,公共文化服务的采购、提供、评价等整个流程都要问政于民。

  事前问需,问人民群众需要什么。政府包办公共文化服务之弊,往往在此,事前不知人民群众所想,也不问人民群众所需,文化主办者想当然、一厢情愿地将公共文化提供给人民群众,甚至把它当作“面子工程”“形象工程”,一些投入巨大而效率极低的公共文化建筑便是如此。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首先要解决好这个问题,不能乱采购、乱花钱。如果花了钱没有产生相应的效益,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便流于形式,创新意义有限。是以,政府在购买之前,一定要有一种机制、一道程序,采集民意,取得最大公约数,才能保障购买项目更贴近人民群众。

  事后问绩,问人民群众满意否。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,是为人民群众服务,以人民群众满意度为导向,制定绩效评估指标,对公共文化服务项目进行评估,决定该付多少钱,甚至是该项目、服务主体的去留,是这项制度成败的关键点。一来可以最大程度减少政府采购常常出现的台底交易、私相授受现象,二来对承接公共文化服务的社会组织来说,也是一种最直接、最有效的约束,不好好干、不干得好好的,就不会有好的结果。

  政府购买公共文化服务是一种新尝试,诸多问题需要在推行、实施过程中发现、改进,且行且完善。(练洪洋)

下一篇:没有了